粵港粵掂

latest news

Blank

香港官員​回應美國人權報告:非常不

香港中通社4月21日電 就美國國務院2017年度人權報告中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評論,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21日回應表示“非常不認同”。同日,特區政府發言人亦表示,外國政府

Blank

廣東4名男子阻礙法院執行獲刑

香港新聞網4月21日電 據新華社報道,因暴力阻礙法院工作人員執行公務,并造成法院工作人員受傷,韓奎章、李略、田公成及陶飛龍被廣東省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定構成妨害公務

Blank

香港入境處料“五一”398萬人次出入境

香港新聞網4月21日電 據香港《文匯報》報道,香港 入境處預計今年4月28日至5月1日勞動節假期期間,將約有398萬人次經各管制站進出香港,當中有74%會經陸路進出,預計羅湖將會是最繁

Blank

70名台灣籍博士“組團”來滬求職

香港新聞網4月21日電 據新華社報道,來自台灣雲林科技大學的應屆博士畢業生黃崇輔20日在上海投出了10多份個人簡歷。他說,“上海的機會很多,從雲林遠道而來,就想和這邊的大學

Blank

中國遼寧艦航母編隊在西太平洋海域開

香港中通社4月21日電 題:中國遼寧艦航母編隊在西太平洋海域開展綜合攻防對抗演練 香港中通社記者 吳為思 由遼寧艦和數艘驅護艦、多架殲-15艦載戰鬥機、多型艦載直升機組成的航母

Blank

澳門“長者健評服務”計劃4月底推出

香港新聞網4月21日電 據澳門《華僑報》報道, 衛生局消息:衛生局為配合特區政府“妥善醫療,預防優先”的施政理念及貫徹二0一六至二0二0年五年發展規劃中的衛生和老人政策,照

Blank

北京觀察:《雄安規劃綱要》的三大看

香港中通社北京4月21日電 北京觀察:《雄安規劃綱要》的三大看點 香港中通社特約記者 莊敬千 《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以下簡稱《雄安規劃綱要》),經過一年多時間的醞釀,21日

Blank

習近平:自主創新推進網絡強國建設

香港中通社4月21日電 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20日至21日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主任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

Blank

澳門舊樓重建擬稅惠鼓勵

香港新聞網4月21日電 據《澳門日報》報道,重建樓宇有好消息,行政會完成討論“重建樓宇稅務優惠制度”法律草案,建議對合資格重建的樓宇豁免收取“非首置印花稅”、財產轉移印

Blank

王振民:既要堅守基本法不動搖也要對

香港中通社4月21日電 (記者 江陽)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21日在港出席國家憲法高端論壇暨紀念基本法頒布28周年研討會時發言指出,我們既要堅守基本法不動搖,又要對

Blank

崔世安:建互利共贏新型國際合作

香港新聞網4月21日電 據《澳門日報》報道,澳門政府發言人辦公室訊:行政長官崔世安昨日會見訪澳的第四屆周邊國家“市長參訪計劃”代表團一行。他表示,期望透過澳門特區與參加

Blank

電視劇亂用道具照片 湘作協主席變毒販

香港新聞網4月21日電 據香港《星島日報》報道,湖南省作家協會主席王躍文的作品簡歷照,近日卻在一部公安部聯合出品的警匪電視劇中,被當作“毒販”照片。出品方致歉稱,劇組人

Blank

馬逢國:港電影業界期待合拍片政策更開

香港新聞網4月20日電 據中新社報導,專訪馬逢國:香港電影業界期待合拍片政策更加開放 中新社記者 曾平 香港導演林超賢執導的內地、香港合拍電影《紅海行動》自春節檔在內地影院

Blank

跨黨派32名議員今起考察大灣區五市

香港新聞網4月20日電 據香港《大公報》報道,立法會經濟發展、財經、工商、資訊科技及廣播四個事務委員會,今日起一連三日,組團前往粵港澳大灣區五個城市深圳、東莞、中山、佛

Blank

香港政務司司長: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

香港中通社4月20日電 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張建宗20日表示,國家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特區政府有責任加深香港市民大眾對憲法、基本法和“一國兩制

Blank

澳破訛稱與博企合作推銷虛擬貨幣案

香港中通社澳門4月20日電 (記者 肖龍)澳門司法警察局20日舉行發布會公佈,拘捕一名洪姓澳門籍男子。他涉嫌假冒與澳門各大博彩企業及貴賓廳合作,舉行認購虛擬貨幣活動,涉及詐騙

Blank

中國最先進自主潛水器將進行第一潛

香港新聞網4月20日電 據新華社報道,中國最先進自主潛水器“潛龍三號”將於20日淩晨在南海進行第一次下潛,下潛深度預計為海平面以下3900米。 “大洋一號”船綜合海試B航段科考隊

Blank

分析:中國如何突破“缺芯”困境

香港新聞網4月20日電 據新華社報道,美國商務部近日宣佈對中興通訊公司執行為期7年的出口禁令,再度引發關於中國半導體芯片產業核心競爭力的擔憂。中國如何突破“缺芯”之困境